自从4月下旬开始离开魔兽世界开始已经过去整整2个月了。开始是因为5月15日的雅思考试,后来,我似乎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也逐渐喜欢上了一些别的活动,以至于到现在基本上已经AFK(离开)了。实际上,我从来就没有沉迷过魔兽世界,也就是说,这篇文章也就自然不是所谓“浪子回头”之类的东西,关于网游本身的利弊,那让砖家叫兽去吵吧,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是在于叙事。

起源

        我第一次接触魔兽世界(或者说是第一次接触网络游戏)是在2006年。

       在这以前,我是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网络游戏的。我主要在电脑上玩的游戏主要是《帝国时代2》和《红色警戒2》,唯一和朋友一起玩的是PSP,中考完之后,我和几个朋友经常聚在一起联机玩《怪物猎人》。同时,当时家里面的电脑仅仅是一台很多年前的联想1+1(处理器:奔腾3 500Mhz ,其他的不用看了吧。。。),我要玩什么更好的游戏也不大现实。

        甚至到了家里换了新的电脑(大概是酷睿2才出的时候吧,那个处理器我记得当时买了2200多块,现在便宜),我还是玩我的《红警》和《帝国》。至于为什么开始玩魔兽世界,我都不清楚,可能是为了尝试一下吧。反正当时我连魔兽世界的官网都不知道,还是用google搜索的。第一次玩的是一个亡灵法师,服务器是在三区的回音群岛,朋友给我的指导只有很简单的一句话:用火球术打!于是我就用火球术,在提瑞斯法林地打到15级(这是后话了),直到打怪都没经验了。那时候,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同学说在下副本,我就很费解,玩个游戏还要从官网上下载个叫“副本”的东西。当然,后来慢慢的就学会了一些基本的操作什么的。

初期

       我的第一个号20级都没到就没玩了,后来,我和几个朋友去了当时第七大区的菲拉斯,我们一人买了一个号,魔兽世界的账号和其他网游比起来真的不贵。当时我买了一个一套t2的圣骑士,我的朋友买了一个差不多装备,有史诗弓和史诗杖的猎人。我们第一次一起打副本,是和另外一个风剑战士一起带一个小号去沉没的神庙。这就暴露了新手买号的问题,就是你完全不熟悉你的职业,因为我技术不过关,我们在里面灭的死去活来。至于我第一次去团队副本,那是去的祖尔格拉布金团,不但全程治疗量没多少,最后打哈卡时还不会中毒(当时要有人去拉小怪来杀,全部人中毒,BOSS吸血的时候就会伤BOSS的血,不然会给BOSS加血,不久之后这个就被改了),最后连钱都没好意思拿,炉石回去了,那时团长人品真的好,还问问我说怎么钱都没拿就走了。我的技术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团队杀手”和ADD(引到怪)中提升起来的。

燃烧的远征

       再后来,我们又集体转移到了七区的大漩涡,我的圣骑士换成了个盗贼(猥琐的巨魔盗贼)。其间没有什么让人自豪的地方,也就不谈了。就这样一直到了台服开燃烧的远征,那时,国服还遥遥无期。我按耐不住,跑到台服去建立了一个账号(服务器是银翼要塞,部落),进入台服看到的第一句公共频道的话是:“今天晚上打夜精灵城(后面记不清了)”。那时台服的风气真的很好,对大陆人也没有现在这么仇恨,我玩的是一个血精灵猎人,当时我甚至连繁体输入法都没有,我就用读音相似的简体字在公共频道问了个貌似是关于猎人职业任务的问题,结果友善的台湾朋友耐心地给我了解答(要是现在早就骂我是:死阿陆或者阿陆仔了)。由于延迟很高,没过多久我就放弃了尝试。当然国服燃烧的远征不久之后就开了。

      60-70这个等级阶段确实是我自己练上去的,练级的路还算顺利,因为盗贼的装备在60级算不错的了。由于练级很慢,很久之后我才到了70。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用朋友的号(圣骑士)体验了一下传说中的“卡拉赞”,当然,这次毫无例外的我有害死人了,在打王子的时候,我在外面看攻略,结果开怪了我没注意,坦克倒了。幸亏是认识的人,不然早就被骂死了。我的盗贼刚到70不久,朋友们又决定转战了,这次的目标是八区扎拉赞恩

国服的终点

      依然,在扎拉赞恩我们还是没有练小号。开始,朋友给我了个装备很不好的术士。第一次去卡拉赞,又是因为操作不过关,DPS才打了800。但是幸运的是,我又遇到了一位好团长,他没有把我踢掉,而是每到一个BOSS都给我讲解,再加上我态度好(我当时打卡拉赞,喝了纯粹死亡合剂,涂了巫师之油,全程大蓝),卡拉赞之旅顺利结束,以后去卡拉赞的次数多了,还去了祖阿曼什么的,也去金团当过老板,装备也起来了,但是我的武器却从来没换过——大法师之刃,就是荣耀堡崇拜那个。后来,我用这个术士换了个圣骑士,我记得很清楚,那时的圣骑士在战场里想砍死人是需要人品的(而不是像现在的12345),而在副本里面,当时工会活动打毒蛇,25个人里面就我一个惩戒骑士,才开打不一会儿,我就没蓝了。这个骑士后来换了个猎人,猎人换了战士,战士后来账号密码存在桌面上,重装系统没备份,最后不知所终了。

       我在国服的最后一个号是在惩戒骑很强力之后得到的。那是一个装备很强力的惩戒骑,当时我一套海加尔山和黑暗神殿的散件,拿着个锻造做的锤子,在战场打人真的只要12345(有的时候还按不完。。)。在玩这个号的时候,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所谓的“意识”。

        那是一次黑暗神殿的ROLL团,全程打得异常顺利,用了4小时(当时野团能打通就不错了,我们这个速度甚至超过了某些公会团),一直到伊利丹面前就在四议会那里灭过一次。团长最后激动的连BOSS的钱都不要,让大家分。

        后来国服关服了,我也没打算再回国服(我已经转战台服),这个号也不知所终了。

转战台服

       在台服,我才开始练我的第一个小号,一个暗夜精灵猎人,和我一起来的朋友选择了死亡骑士。1-70没什么好说的,但是,70级以后的部分暴雪确实下了很大的功夫,从令人惊叹的位面模式到令人产生强烈代入感的任务设计,比燃烧的远征不知道强了多少倍。我只玩过联盟,联盟的任务实际上是两条线,从暴风城坐船到北风冻原,实际上是和巫妖王以及天谴军(天灾军团)作战,这是其一。另一条线是跟随探险者协会,去找寻关于矮人起源,造物者之类的东西。整个联盟的任务中,暴雪利用位面模式,将《魔兽争霸3》中任务中的著名场景重新展现了一遍,而愤怒之门事件可以堪称任务设计的顶峰,它使得我一个联盟竟然能够找萨尔交任务,去幽暗城和奥格瑞玛观光。我第一个号到80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在在打纳克萨玛斯,后来开了奥杜亚(奥杜尔)等等,一直到现在的巫妖王。我在台服现在有3个号,猎人,盗贼,法师,所以,巫妖王之怒的剧情也体验过很多遍了。

       在台服玩了大概一年,现在朋友们都在等85级,我似乎回去的可能性不大了。在这里,感谢以下和我一起战斗过的朋友(均为憤怒使者 联盟):

死亡騎士:畫船聽雨眠               聖騎士:守護聖光            牧師:尒牧瞳          法師:飛翔的冰塊

薩滿:風語者雷薩                       德魯伊:炫紫雲天             德魯伊:風之獵豹

休闲化和离开

     其实我这个人是不喜欢热闹的,这点很像我父亲。在我厌倦了每天如同工作班的上线打副本之后,到了大概4月初,也就是我离开的前夕,我游戏的方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以前,我每次上线都忙碌于参加各种各样和活动,刷各种装备,牌子等。但到了最后,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从泰达希尔的瀑布那里跳下去,跳到世界之树的嫩枝上,支起一个遮阳伞(所谓的浪漫午餐盒)来看日落(魔兽世界是有时间和天气系统的)。要么我就坐着飞行坐骑,从地图的这头飞到那头,看看风景。或者我就去爬爬山,参拜一下铁炉堡最高峰上的那面旗帜(不会上去的自己Google一下)还有暴雪恶搞的那个位于铁炉堡后山路标(你按照他的指示走的话,会掉到一个无底洞里)。我甚至还给我的人物收集了好看的衣服,穿上之后跳舞。4月份月卡到期之后,我决定不再充值。主要是为了雅思,后来,我觉得是时候去享受一下更加丰富的生活了,就如文章开头所说的一样,习惯了。

离开的这2个月

        离开魔兽世界的这2个月,我忽然发现我做了很多事情。我通过了雅思,取得了业余无线电台的呼号(我等这个东西等了很久),还送掉了第一滴血(该日志已加密)。我还第一次注意到,农大的洗澡堂门口竟然有那么漂亮的花,而且我竟然还抽出时间专门去拍了照片。现在,我又开始玩那个玩了几万年的《红色警戒2》,休息的时候还和朋友们一起玩玩DOTA(虐待电脑。。)。我还有时间来好好打理一下自己的网站,写一写数量巨大的废话。而以前,我除了学习,休息时间有不少都被魔兽世界占用了(当然,我绝对不会占用学习时间来娱乐,那是傻子的行为)。另外,不玩魔兽世界每个月能省下一笔钱——83.5的月卡钱,25快的代理(估计玩有的网友的同学觉得这个根本不值一提),一年也有1200多块钱,足够我给我的域名续费17年了。

与魔兽相关的事

         虽然不玩游戏了,但这2个月中,我还是上过几次NGA,同时,我依然还在欣赏魔兽世界的音乐(我早就已经将其全部下载了)和以前制作的绘画作品。顺便说一句,魔兽世界的音乐真的很赞,我最喜欢的是灰白之丘的背景音乐,配合着倒下的世界之树和熊神的传说,能让人的心彻底地平静下来,按魔兽世界里面的一个任务来说,就是“战胜了你的内在骚动”,以前玩魔兽世界时,灰白之丘是我最喜欢停留的地方。歌的名字叫totems of the grizzlemaw,想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

        就在昨天,我为了测试Ubuntu Linux下运行WIndows软件的性能,我又打开了一次魔兽世界。艾尔文森林里狗头人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范里克夫依然策划者摧毁暴风城的阴谋,而在遥远的北极,熊神的传说还将延续,巫妖王似乎早已经陨落了。这都是曾经熟悉的景象,但都渐渐离我远去了。

写在最后

        文章到这里就结束了,马上就到假期了了,这将会是丰富多彩的两个月。我想说的是,游戏不能成为你生活中的一个元素(除非你是搞电子竞技的),尤其是网游,无论你在游戏里面多么的强力,到时候运营商关闭服务器,你还不是一无所有,但你可以用它来收获友情,团队,甚至其他有价值的东西。除了网游,你更可以出去感受下大自然,你甚至可以像我一样写一下数量非常巨大的废话(你也许会说,写这些东西有毛用,到时候XX博客倒闭了你还不是啥都没?放心,我的数据库和所有资料都在我自己的控制之下),多年以后,当我再看到你今天所写的文章时,那将会另有一番风味。这就是我的网游史,这部历史还会继续写下去吗?

[Total: 0    Average: 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