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历史

放射性火花塞

1929年,美国人 Alfred Hubbard 开发出了一种新型的火花塞,做法是把钋-210加入到熔融金属中,然后制成火花塞的电极。并声称这个火花塞能够提供“更平稳的运行,更快的加速,更快的启动速度以及节省更多的汽油”。
[…]

By |一月 25th, 2014|历史, 物理|0 Comments

中国第一座水电站——昆明石龙坝水电站

曾经有人问德国西门子的工程师:“你们的发电机寿命有多长?”,工程师回答道:“去看看你们云南的石龙坝水电站就知道了。”石龙坝水电站是中国第一座水电站,距今已有百年历史。而其配套的电力系统也是中国的第一个高压电力设施。现存其中由西门子(SSW,即Siemens-Schukert Werk) 制造的发电机和伏依特(J. M. Voith) 制造的水轮机至今仍然能运转发电。 […]

By |一月 18th, 2014|历史|0 Comments

1966年香港中国银行庆祝国庆

1912年1月24日,孙中山下令批准成立中国银行。5年后,中国银行香港分号在港岛文咸东街47号开业。下面的图片展示的是1966年香港中国银行庆祝国庆时的场景。

[…]

By |三月 22nd, 2011|历史|4 Comments

古典浪漫爱情诗词集锦

    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真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我们这点墨水在她的面前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所以啊,不要没事干就装文艺青年,要学习)。本文收集了历代文人所作的关于爱情的诗词,其中有一些作者并非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家。希望这些古老的文字,能让我们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面淡定下来!

PS:作为一个好人卡都没被发过的人,我表示压力很大,等我有了儿子,我会对他说:“儿子,别像你爸爸当年一样,连个回车都不敢按!”总之,祝我和各位单身朋友双11快乐,早日脱光!

(以上都是废话)

 

桃夭  《诗经.国风.周南.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关雎 《诗经》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子衿 《诗经》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静女 《诗经》

[…]

By |十一月 6th, 2010|历史|2 Comments

中国第一座水电站——昆明石龙坝水电站

曾经有人问德国西门子的工程师:“你们的发电机寿命有多长?”,工程师回答道:“去看看你们云南的石龙坝水电站就知道了。”石龙坝水电站是中国第一座水电站,距今已有百年历史。而其配套的电力系统也是中国的第一个高压电力设施。现存其中由西门子(SSW,即Siemens-Schukert Werk) 制造的发电机和伏依特(J. M. Voith) 制造的水轮机至今仍然能运转发电。
地理位置
所在的河流:螳螂川
螳螂川,系金沙江支流,全长252公里,为滇池之唯一出口。螳螂川自滇池流向西北,经昆明市之安宁、富民、禄劝,于禄劝与东川交界处注入金沙江。其上游称螳螂川,过富民称普渡河。
地理位置(第一车间经纬度坐标):24.852767 N,102.525267 E

距昆明:32KM
平面示意图
此示意图陈列于石龙坝水电站历史文物陈列室中(拍摄于2010年7月14日):

此示意图是我使用Google Earth制作的:

县志记载:
《昆明县志》记载:
耀龙电灯公司宣统二年(1910年)成立,先是勤业刘孝祚提倡官商合办,以有障……呈由本省政府咨部立案注册,准专利二十五年,以资提倡。股额原定二十五万元,后因工程浩大,又经商会总协理王鸿图……等擔(dan4)款四十余万元始举其事。其公司租民房位局在薎(mie4)子坡,机房在小西门内水塘子,其水电机在石龙坝。

——《昆明县志》第三册·政典志·实业(陈荣昌,1925年刻末定卷样本,云南省图书馆藏书:272.27/府8)

注:原书为线装古籍,标点符号、拼音及年份是我加的。
零件的运输
建厂之时,昆明尚没有通往郊区的公路,所以,水电站的机器设备是通过以下途径运到工地的:
由轮船将零件运到越南海防——通过滇越铁路将零部件运到昆明火车南站——在德胜桥装船,顺盘龙江而下运到滇池——用船运到螳螂川——顺螳螂川而下,运到平地哨——用人力或者畜力运到工地
其中,最后由平地哨运往工地是这样运输的:
(机器设备)被搬上滚木。滚木前头由十多头大水牛牵引,后头由数十人推撬,两旁由十多人拉扶,一寸一寸滑,一步一步挪,平地哨至石龙坝仅7公里,却足足滑行了1个半月,才将机器平安运到石龙坝。
第一车间
第一车间为石墙瓦顶机房,面积345平方米,安装德国西门子公司生产的3.3千伏、50赫兹、240千瓦三相交流水轮发电机2台。门口有一副对联:
机本天然生运动

器凭水以见精奇
把这副对联的头两个字连起来就是:机器

对联的横批为:皓月之光

对联的特写:

里面正在发电,所以门不让进,从大门只能看到新的机器,100年那台是去侧门看的:

第一车间的尾水就从下面流出来:

第一车间前面的“前池”

这就是水坝了,那根黑色的管道就是引水发电的

配套设施
水利设施
一期工程:石龙坝上段筑拦河石闸坝一道,长55米,高2米,闸墩17座,闸门16孔,墩高2米、宽l米、厚3.3米,取水口首部设控制闸,闸门可调节启闭。由取水口到前池沿山开凿修筑石砌引水渠一条,长1478米,宽3米,深2米。还在前池修筑溢流堰及排沙闸门。水渠、石坝等均以石料打平镶砌、水泥勾缝。

从水坝上流下来的水:

这个貌似是泄洪道一类的东西:

电力设施
供电线路:22Kv(22000V)高压输电线

变电所位置:昆明小西门水塘子
附属设施
办公室一栋,住房等,抗日战争时期还修建了护厂炮楼等(下图所示的老楼拍摄于2010年7月14日,现在为石龙坝水电站厂办和陈列室所在地)

德国西门子公司制造的发电机
下图展示的是现存于第一车间德国西门子公司制造的水力发电机(拍摄于2010年7月14日,图中黑色的那台机组,水轮机是奥地利伏依特水轮机),这台机组是1910年建厂时从德国西门子公司订购的两台机组之一,至今仍然能正常发电(质量好得令人震惊)。其主要技术参数为:
单台装机容量:240千瓦

输出电压:3300伏

发电机类型:三相交流发电机
转子的励磁绕组通入直流电流,产生接近于正弦分布磁场(称为转子磁场),其有效励磁磁通与静止的电枢绕组相交链。转子旋转时,转子磁场随同一起旋转、每转一周,磁力线顺序切割定子的每相绕组,在三相定子绕组内感应出三相交流电势。发电机带对称负载运行时,三相电枢电流合成产生一个同步转速的旋转磁场。定子磁场和转子磁场相互作用,会产生制动转矩。从水轮机输入的机械转矩克服制动转矩而作功。
输出交流电频率:50HZ
上世纪50年代,这台机组还曾被拆装到开远效力,后来又被送到过绿水河、石屏、通海等地支援;直至1987年,石龙坝水电厂花钱购回这台机组。而建厂时与它一起引进的另一台机组,至今仍在富源效力。

下图为该机组的调速器:

发电机的特写照片,最左边的是励磁机:
大型发电机励磁方式分为:①它励励磁系统;②自并激励磁系统。它励励磁是由一台与发电机同轴的交流发电机产生交流电,经整流变成直流电,给发电机转子励磁。自并激励磁是将来自发电机机端的交流电经变压器降压,再整流变成直流电,作为发电机转子的励磁。

西门子公司制造的开关
该开关为德国西门子公司制造于1912年,目前已经停止使用,存放于石龙坝水电站院内(拍摄于2010年7月14日)

开关上的铭牌,还有中文书写的“西门子”三个字:

开关上西门子的标志:

其他文物:
当时使用的进口仪表:

工程师的保险柜:

配电盘:

修建电站时使用的百年前的石碾:

开灯典礼
开灯典礼于4月12日举行,地点在昆明市中心翠湖的海心亭。同时,为了进行宣传,耀龙电灯公司敲锣打鼓,鼓励市民前来观灯。同时,公司还在城中的丽正门,三牌坊,金马碧鸡坊等地架设电灯。

开机的方式是由电话从翠湖海心亭像石龙坝水电站下达开机的命令。

当时在石龙坝机房看见开机的工人说了以下的话:
只见那水闸一开,两个砣砣便旋转起来,几甩甩,那灯就亮了,而且还发出“吱吱”的声响,真是稀罕,稀罕得很哩!
偷盗电缆事件
因为电缆是使用铜制造的,遭遇盗窃的事情时有发生,云南省军政部发出以下告示:
照得电灯杆线,事关实业公益

经过村庄里堡,均应保护周密

乃有无知盗匪,胆敢黑夜偷窃

为此出示晓喻,挨堡挨村知悉

团甲乡约里长,一体梭巡严缉

此等惯贼匪盗,实属可恶已极

拿获捆送政府,斩首定按军律
就在开灯典礼快要结束的时候,还是发生了盗窃电缆的事故,造成供电中断,史料记载:
村人齐出,协同追击,拿匪四散,内有铁寿匪一名循人相近土堆堡之旧哨房,从高跳下,意在脱逃,自行将脚杆跌伤,立即拿获,并搜获所窃电线丈余
第二天,窃贼铁寿就被送到城中,“呈请押解送审”。审判局接到案犯后,决定:“速送法国医院稍治愈,再行提审之。”经审判,本该将窃贼开刀问斩,后经德国工程师求情,改判巡线一个月。而幕后的主使——名叫范林寿的铜匠则被判刑5年,没收一切炼铜工具。
市民对电灯的态度
《云南经济》记载
“当时,一般市民迷信者多,装用者少,该公司遂减价优待用户,灯头一概免费,用户渐增,营业逐渐发达,至民国七年即全部还清贷款。”
当时耀龙电灯公司为“卖电”所打的广告
“此种灯光移动极便,与常用灯无异,点熄亦与寻常灯相同,且可不用灯罩,故比火油灯方便,亦无煤烟,其灯芯亦不用修剪,无论何处均堪适用……”
“此种灯光不须有人照管,若装在房中只须一钉一铁线,若装在道路则多用一木杆,或在房间,或在外间,或有风雨,其光亮皆不改变……”
德国西门子公司的报道
德国西门子公司的杂志《西门子》第七卷第一期(1927年)对此事进行了报道,此杂志现存于石龙坝水电站文物陈列室中,下图是该文章的影印件:

由于是德文的,我无法看懂,故引用石龙坝电站官方的摘录:
在这个国家偏僻的内地,在那远离世界贸易潮流和与西方文化隔绝的地方,也已有人准备将西方技术成就移植到自己的土地上。一些卓越的知识分子和有关方面敢于开拓的人士就是这么说的。
……
这个工程在技术方面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特征,但是作为中国第一个水力发电站,以及考虑到其建设的特殊情况和中国内地的特点,依然是值得重视的。
……
从这个电站的建设,我们可以预言,再过一百年,中国将是水电大国!
石龙坝电厂的改扩建
1923年-1926年,修建第二车间,安装2台每台276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

1932年一厂扩建,增设一台720 kW机组,并在第一车间的墙上留下了“耀龙电厂”的牌子

1935年将最初安装的两台240 kW小机组拆除,增设第二台720 kW机组,使一厂最终规模达到1440 kW。

1937年,第二车间增设448kW水轮发电机一台,使得第二车间装机容量达到1000kW

1939年间,又引用一厂尾水,再利用落差15 m,建成三厂,装机容量为480 kW。

1949年,全厂总装机容量为2920 kW。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另建新厂房,由原来的两级开发改为一级开发,将原来的7台小机组拆除,改为两台单机容最为3000 kW的机组,全厂总装机容量达到6000 kW。
1950年7月,耀龙公司与昆湖电厂合并,成立了“云南省电力工业管理局”,统一管理全省的电力工业。
1954年新厂房建成,安装第一台瑞士产的机组投产。
1958年7月1日加装哈尔滨电机厂的3千伏、3000千瓦发电机l台。改建后的电站利用落差31 m,引用流量24 m3/s,

至1989年,全站4个车间装机容量为7040千瓦

2006年05月25日,石龙坝水电站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2009年7月,石龙坝水电站已更名“华电云南发电有限公司石龙坝发电厂
现代发生的关于石龙坝电站的事件
西门子公司想出钱购买石龙坝电站有百年历史的发电机组:
西门子公司一直为他们的这两台运行了将近100年的机器而自豪。于是公司多次派人想要买回石龙坝水电站的发电机(据说价格是开到了2200万元)但是由于发电机已经是文物,故未能出售
污染事件(下图来自2004年04月05日的《云南日报》):

2003年停产事件:
2003年10月14日,由于所有过水发电设备被严重腐蚀,历经多次大 修更换无济于事,中国最早的水电 站——云南华电石龙坝发电厂宣布停产

进入2003年以来,发电机转轮两三个月便要更换一次,不锈钢阀门更是一两个星期就换一次,辅助设备和引水管也受腐损坏。更可怕的是,水电站的引水渠、拦河坝、进水坝等 同样腐蚀严重,出现大面积渗漏,被腐蚀出的大洞竟然能容一个人钻人,大部分厂区被泡在水中,电厂面临着垮坝危险,生产设施、人员安全受到极大威胁。

污染原因:自2002年以来,螳螂川上游4家生产氟硅酸的小企业排出的污水,使电厂遭到灭顶之灾,导致有史以来第一次全面停产。他们对上游污水水样进行化验分析,发现这些污水每毫克氟离子含量高达38.8摩尔,氟离子含量过高导致水的PH值降低,仅为325,而正常河水应为 6-8。
2004年污染事件:
昨日(2004年4月4日)上午9时,石龙坝水电站给本报(《云南日报》)打来电话称:从昨日清晨6时开始,发电厂的水质检测员发现石龙坝水电站前池的水流变成了乳白色,并漂有大量的白色泡沫,经用PH试纸进行测试,发现PH值为3,水流呈强酸性,已经严重超标。如果这一水流进入水轮机进行发电,那么水轮机会再次遭到腐蚀。面对该情况,电站负责人不得不下令让发电机停止运转。
参考文献
《昆明县志》 陈荣昌,1925年刻末定卷样本,云南省图书馆藏书:272.27/府8

《云南日报》2004年04月05日 《石龙坝电站再次被迫停产》

《经济观察报》2003年12月29日 《中国第一座水电站的终结?》 作者:钟伟志

《神龙盗火》 杨选民,云南人民出版社,1997年9月第一版

搜狐新闻——(社会周刊)寻访中国工业遗产(11)—石龙坝铸就民族丰碑

维基百科——三相交流电

百度百科——螳螂川

生活新报网——中国第一座水电站:石龙坝

互动百科——石龙坝水电站

乐途旅游——石龙坝水电站
注意
本文不是一篇学术论文,虽然本文中所有资料均有出处,但未经考证就将将本文用于学术报告的撰写所产生的一切后果作者不承担任何责任。

除了标明的外,其余图片均为本文作者自己拍摄,版权归本文作者所有。

本文的创作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在云南省图书馆查阅古籍耗费了4天,而且每段引文均是作者手抄出来的(图书馆不允许借阅、拍照和使用电脑录入),并且花费了一天的时间前往实地考察拍照,而撰写本文花了大概10个小时。言外之意,引用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抄袭党请高抬贵手。

By |七月 15th, 2010|历史|8 Comments